主页 > W微生活 >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7 >

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7

2020-06-10 来源:W微生活   |   浏览(311)

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7

《剑魂如初》小说连载 :看其他回

文/怀观

第二天,她搬出专业的超音波洗牙机来清洗碎瓷片,为了接去离子水在修复室走进走出,好几次碰到老庄师父。他打量她的眼神透着评估,摆明了不信任。如初感觉抓到了线索,决心用时间证明实力,反正她身为最菜的菜鸟,被前辈怀疑不够资格也是正常,她会尽到礼貌,完全不期待在短期间扭转偏见。

第三天中午,餐厅里人满为患。如初到处找位子时看见悦然向她招手,于是赶紧走了过去。靠近之后才发现老庄师父与徐方就在同一桌,大家餐盘上的菜都还没动,显然才刚坐下来。

真的要找,也一定还有其他空位,但这样就太明显了。如初在心底叹了口气,面对着老庄师父坐下来,边吃边听悦然东扯西拉。

经过了这两天的观察,她觉得悦然乍看之下大剌剌的,但其实做事很仔细,也挺有分寸,就是比较爱八卦。

她才这幺想,悦然就抬起头,双眼炯炯有神地问徐方:「欸,后来警察找到你那个失蹤的学妹没有?」

「还没,连我都拉去做笔录了,啥都没查出来。」答话的是老庄师父,语气里带着满满的恨铁不成钢。

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,如初垂下眼假装专心吃饭,但竖起了耳朵,几分钟之后,她听懂了。

原来,徐方的学妹在市区内一间博物馆工作,前些日子有人深夜闯入馆区内的库房,破坏了精密的安全系统,幸亏警卫即时赶到,并无任何损失。

因为博物馆外围的警报器并未受损,经过调查,警方怀疑是内贼所为。调出监视器记录后发现,当晚最后一个进入库房的人便是这位学妹,偏偏她在事发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蹤,于是警方开始清查学妹的生活圈,徐方首当其冲。

「警察什幺证据都没有,我一直跟他们说,我学妹很单纯,查她没用,要查就查那些专门走私古物的犯罪集团,但是根本没人理我⋯⋯」

徐方讲得义愤填膺,老庄师父放下筷子,摇摇头说:「守不住寂寞。」

他取过茶杯喝了一口,面向如初,又说:「我修一辈子古物,从来不玩古物,连文物市场都没踏进去过。人哪,私心一来,哪怕只有一点点,日积月累,就回不去了。」

虽然他态度有点兇,但这论调太耳熟。如初嗯了一声,忍不住说:「我以为这是行规?」

「那是。以前我师父老是跟我们说,要守规矩,无规矩不成方圆,现在慢慢也没人提了⋯⋯」

老庄师父讲起旧事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,没完没了。那顿午餐,悦然吃到最后用手撑住头,一脸无聊,如初倒是听得兴味盎然,像在听上个世纪的古老传说。下午,当她又在修复室与老庄师父碰面时,可以感觉得出来,老庄的态度起了变化,还不到友善,但起码不会再给脸色看。

旁人的态度只要不构成干扰,如初一向不在乎,她将心思全数放在工作,花了三天时间清洗完全部的碎瓷片,杜长风检查过表示满意,于是修复正式进入下一阶段,需要根据瓷片的形状、纹饰和颜色进行试拼编排,行话叫「拼对」。

这个阶段最折腾人。瓶身没有花纹,如初于是先记录下每块碎片的厚薄、弧度与形状,再试着依照这些特徵进行拼对。

她十分努力,然而工作进展得并不顺利,往往好不容易把几块碎瓷片拼接在一起,转个角度看却发现不对劲,只能打散了重新来过。

到了礼拜五中午,如初终于拼好了一片比巴掌略小的区域,还正在桌子旁边绕来绕去、尝试从不同方位观察的时候,老庄师父敲了敲门,探头进来,板着脸说:「去吃饭,心急修不了古物。」

如初愣了一下,低头看看摆在桌上的手机:「一点了?」

「可不是,我们都吃完上来了。餐厅半小时后关门,妳再不下去,饭就没得吃了。

老庄师父说的没错,如初进到餐厅的时候,菜只剩下三五样,人也不多了,十来个人稀稀落落四散而坐。

她匆匆取了菜,刚结完帐,手机噹一声响起。如初找了张最近的桌子放下餐盘,还来不及就座便抽出手机,发现萧练传来了两则讯息,第一则写着:「週末,同样时间,同样地点,曲目未定。」

第二则讯息:「无需零钱。」

看到这里如初笑出声,目光不经意往上移,一眼瞥见斜前方有个人背对她而坐,正收起手机。

那人穿着墨黑的牛仔裤,深蓝色丹宁衬衫,袖子捲到手肘,肩膀很宽,侧脸线条流畅,鼻梁又挺又直,像尊雕塑般稜角俊朗,跟印象中的他一模一样。

太巧了,不可能吧?

理智虽然这幺说,心脏却不受控制,乒乒乓乓,剧烈跳动。

如初捧起餐盘,朝他慢慢走去。她自认脚步声不重,对方却似乎察觉到了什幺,也在此时回头。

两人视线相撞,她不由自主地绽开笑容,说:「嗨,真的是你。」

「⋯⋯应如初。」

萧练显然跟她一样惊讶,却绝对没那幺高兴见到她。他的眼神冰冷,瞳孔深处似乎有抹蓝光一闪而过,不过他随即垂下眼,不再看她

如初愣了愣,觉得自己一定看错了,更觉得萧练可能误会什幺了。

她急急走上前两步,举起挂在胸前的识别证,解释:「我是雨令新来的助理修复师⋯⋯呃,我们同一家公司?」

到现在她才后知后觉地看到,萧练胸前也挂着雨令的识别证,上面的头衔是「鉴定师」。

一个模糊的印象闪过脑海,如初带着点兴奋再问:「请问,视讯面试的时候,跟我讲话的鉴定师就是你吗?」

「是我。」萧练目光落到对面的空位,不带一丝情绪地说:「请坐。」

情况不太对劲,如初不知所措地坐了下来,完全不懂事情怎幺会变成这样。

萧练依旧不看她。事实上,从她走过来到现在,他们就只对望过短短几秒,之后他便一直掉开头或半垂着眼帘,好像看到她会令他很不舒服似的。

他的桌前没有餐盘,只放了一杯茶,也许萧练想独处,而她打扰了人家?

如初举起筷子又放下,不安地解释:「我只是正好看到,过来打个招呼,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坐,我可以坐去别桌—」

「不需要。」萧练截断她的话,目光盯着茶杯,低声说:「我只是没料到⋯⋯」

他说到一半就打住,如初等了片刻,见萧练没有把话说完的意思,于是重新拿起筷子,紧张地说:「那、我先开动了。」

「慢用。」萧练皱了皱眉,心不在焉地回应。

如初伸出筷子夹菜,中途却又忍不住偷偷瞄了萧练一眼。这一分心,手偏了偏,不巧正好撞到摆在餐盘上的纸杯。眼看着整杯绿茶即将统统泼在饭菜上,电光火石间,萧练伸出手,扶住了杯子。

「谢谢⋯⋯」

「谢」字才出口,两人的视线再度对上。这一回,如初清楚地看见萧练纯黑色的瞳孔中,跳动着两簇淡青色的火燄。

她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,下一秒,萧练倏地站起身,推开椅子,转身大步离去。

如初整个人僵在椅子上,脑筋一片空白,几分钟之后才回过神来。

刚刚是怎幺回事?他为什幺突然离开?

脑中一下子冒出许多问号,但如初更在意的是,萧练离去时的脸色很不好,他双手握拳,双臂肌肉紧绷,像是在忍耐着极大的痛苦一样。

身体不舒服吗?

只犹豫了几秒,如初便抽出手机,发讯息给萧练:「你怎幺了,还好吗?」

萧练没有回答。午休时间即将结束,她匆匆将饭菜塞进胃里,便回到修复室继续埋头工作。

今天彷彿注定了一事无成。下午杜主任在修复室逗留了一个多小时,大多时间拿着手机收发讯息,三不五时会过来检查她的进度,视线偶尔也落在她身上。这种老闆就在妳身后盯着、工作却始终没有进展的情况,让如初感觉压力特别大,整个人都心浮气躁。

她比正常时间晚了半小时才下班,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电梯,索性走楼梯下去。走着走着沮丧感一路在体内扩散,不知道从那一刻起,居然忘了看楼层,只顾着低头往下走,等走到楼梯的尽头,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位于地下二楼的停车场。

《剑魂如初》小说连载 :看其他回

想一口气看完《剑魂如初》

《剑魂如初》连载 7

这里买

相关文章